大排雷,杜富国的战友已出发(2)

2019-01-27 今讯网

刚刚执行完中越边境大规模扫雷任务的南部战区陆军云南扫雷大队官兵,春节前又转战云南德宏,紧急清除边境一处近27万平方米的雷场,赶在春耕前为当地群众在死亡地带,开辟出一条安全通道。

记者实拍扫雷官兵作业 发现数枚地雷

由于这里山高坡陡、谷深林密,先进的排雷设备无法展开,只能人工搜排,危险性极大。记者走进这支部队,用镜头记录下扫雷官兵的“雷场青春”。

 

 

  云南扫雷大队分队指挥员 王禹澄:我们现在的位置就是雷区,你跟着我的脚步不要到处乱走,这两边都是没有探排过的区域,这个方向是43号界桩。我们在这连续作业十几天,今天要打通通向山顶的最后一片区域。

就在王禹澄向记者介绍他们的工作时,对讲机里传来“发现数枚地雷”的报告。

 

  若雷窝发生爆炸 方圆5米内的战士都将牺牲

发现地雷的是云南扫雷大队四分队战士唐世杰。

  唐世杰:我去除伪装层发现59式绊发雷,我一看,发现它这个地雷埋设的形状以及朝向,都是比较符合一个雷窝的形式,我立马叫战友撤退。

 

  云南扫雷大队分队指挥员 王禹澄:三枚地雷以上可以称为雷窝,(我)到现场去看了以后,在大概半平方米大小的范围内,挖出来有一个坑,坑里面露出弹体的有数枚,里面具体有多少枚不知道。

 

经过探查,这个雷窝中共有各式地雷27枚。据悉,一颗59式地雷有效杀伤半径至少在8米以上,内存TNT75克,一枚就可以把一个步兵的一只腿炸断。如果是雷窝发生爆炸的话,方圆5米内的5名战士基本上就没了。

宁愿把危险留给自己 也不想战友身处险境

王禹澄询问唐世杰需不需要换一下人,唐世杰果断回复不需要。

  唐世杰:让其他人来的话,不熟悉环境,危险程度就大一些。我宁愿把危险留给自己,我也不想把危险留给我身边的战友。因为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一次了,以前我战友杜富国,因为这个事情受伤了,我心里面十分难过。

唐世杰作业的这片雷场是通往山顶的最后一道屏障。

  唐世杰:直接诱爆(地雷)的话是最简单也是最安全的一种方式,但是不彻底。有的地雷是防爆的,有些残留TNT,炮弹头的引信炸了飞到旁边,也是十分危险的。(排雷)你必须趴着动作幅度不能太大,这一两个小时都是趴在那作业。

连续作业两个小时后,27枚地雷成功排除,通向山顶的路终于开通。

善意的谎言 只为让家人放心

回到营区,官兵们一定会给家人打个电话报平安。

唐世杰:我是家里面的独生子女,我三年没有告诉他们我在扫雷,直到(中越边境扫雷)结束,我跟他们说我以前在中越边境扫雷。但是后来我又跟他们撒谎,我说爸妈,我调回到原单位了,以后不参加任何扫雷工作了,参加边防工作,不接触任何危险的工作环境了。

  云南扫雷大队分队指挥员 王禹澄:我们当时知道有这么个(扫雷)任务的时候,很多人都是打了报告、申请书,特意要求过来的。有的人老婆刚生孩子,有部分战士也是新婚不久,对他们来说为了这次任务舍弃了很多东西。